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新闻中心->商务新闻

 人民币贬势有解惧意无凭

  人民币贬势有解惧意无凭 

 作者:何诗霏

  刚刚过去的6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走贬,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对美元贬值3.15%,即期汇率人民币对美元贬值3.49%。平安证券陈骁研究员分析指出,基本面因素和预期因素是人民币汇率贬值的主要原因。“具体来看有如下四点:首先,中国近期的消费、投资与出口增速均弱于市场预期,经济下行压力显著增大,而美国经济增速保持较快增长,两国经济增速的差异影响了投资者关于两国资产长期投资回报率的预期。其次,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年内加息次数升至四次,而中国货币政策呈现边际放松趋势,中美货币政策的分化致使中美长短端利差收窄,影响了投资者对金融资产短期回报率的预期。再次,全球增长由趋同转为分化,贸易投资冲突与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全球风险偏好下降,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外流。近期中国股市和债市的波动加剧,进一步刺激了投资主体对海外资产的配置需求。最后,中美贸易战加剧也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压力。”

  在陈骁看来,大可不必过度担忧此轮人民币对美元的走贬。

  人民币此轮对美元贬值顺应了经济基本面的趋势,与中国经济周期运行趋势一致。再有,人民币适度贬值有助于维持人民币有效汇率的稳定,避免有效汇率升值过快对出口造成的不必要冲击。在中美贸易冲突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如果人民币有效汇率升值过快,将进一步对出口造成不利影响。此外,人民币贬值不会引发货币危机。理论上认为,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超过25%就可算是货币危机了。汇率走贬引起货币危机的原因主要是外债规模过高,本币的贬值进一步加重外债负担,致使资本外流加剧、国际收支恶化,使得货币贬值压力进一步增加。通过对比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外债占GDP的比例,可以看到中国的外债占GDP比例在主要经济体中一直保持低位(2017年底该比例为13.5%)。

  陈骁进一步分析指出,未来中美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还将继续分化:美联储年内大概率还有两次加息;中国货币政策在面临经济周期下行和金融严监管政策逐渐落地,货币政策在流动性操作上会有边际放松,在定向降准之后,不排除存在全面降准的可能;因此中美利差的收窄会对人民币形成贬值压力。但是,由于中国央行对资本外流的较强管制以及逆周期因子的调控空间仍然充足,人民币不会形成持续单边的贬值预期,资本大规模外流的概率也较低。

  看下这样一组数据。6月份,美元指数延续强劲走势。截至6月29日,美元指数收报94.52点,较前月上升0.53点,涨幅0.57%;与此同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幅度为3.15%,大大超出美元指数走强的幅度。

  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汇率普遍对美元走贬:发达经济体货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大的有澳元(2.34%)、加元(1.70%)、英镑(1.60%);新兴经济体货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大的主要有南非兰特(10.12%)、韩元(3.41%)、泰铢(3.32%)、印尼卢比(3.25%)和土耳其里拉(2.79%);仅有墨西哥比索(-1.43%)对美元小幅升值。

  “如果美元指数未来能够稳定在95上下,中美贸易争端取得积极进展,全球风险偏好得以修复,人民币不会显著贬值;如果国际国内出现一系列不利因素,如美元指数继续上行,全球贸易投资冲突加剧,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人民币还会进一步贬值,但在今年破7的概率并不大。”陈骁认为。

  (编辑:中国商务新闻网 www.comnews.cn)